□鄧海建
  在剛剛過去的2014年,因為一張光腳穿布鞋作報告的照片,著名遙感學家、地理學家、中國科學院院士、北京師範大學地理學與遙感科學學院教授李小文被推到了聚光燈下。“布鞋院士”、“掃地僧”的稱呼在網絡上迅速流傳開來。10日下午,噩耗傳來,這名莫測高深的“掃地僧”李小文院士,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,享年67歲(1月11日《京華時報》)。
  一張非擺拍的照片,足以呈現一種真實的力量。當李小文以“掃地僧”的姿態,躬耕在學術領域,比之於西裝革履、高談闊論的浮華,光腳、布鞋、小布兜,還有謙和良善的言行舉止,自然而然生成令人敬仰的威嚴。
  這令人想起不久前,北師大舉辦第六屆“感動師大”新聞人物評選,他以高票當選。頒獎詞是這樣寫的:當喧嘩的網絡將“布鞋院士”的盛譽簇擁向你,你卻獨盼這熱潮退卻,安靜地做一輩子“技術宅男”。夢也科研,成就“20世紀80年代世界遙感的三大貢獻之一”的是你;酒里乾坤,三杯兩盞淡酒間與學生趣談詩書武俠的,也是你。還是那雙布鞋,一點素心,三分俠氣,伴你一蓑煙雨任平生!
  今天,我們為什麼緬懷“布鞋院士”?這個問題可以從三個層面找到答案。一者,中國的學術浮躁現象,可供演繹的素材實在汗牛充棟。譬如2013年,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公開通報一批科研不端典型案例,以自揭家醜的方式,彰顯維護科研誠信的決心。通報指出,自2010年至2013年6月30日,僅自然科學基金委監督委員會就受理投訴舉報468件,其中實名舉報152件。近年來基金委查出弄虛作假38人次,論文重覆發表15人次,抄襲剽竊17人次,造假、篡改數據6人次,其他7人次。
  二來,有人說,這是一個學術文明被解構的年代:專家成了磚家、學者成了明星……物質至上、權力至上、娛樂至死。偌大的中國學術界,似乎容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。正因如此,兩年一度的兩院院士增選工作在2015年1月1日啟動,這是自去年兩院院士大會修訂章程之後的首次院士增選,“處級以上幹部不得成為候選人”等規定,才被譽為最大的亮點。健康的學術生態,需要凈化學者們的欲念。
  三來,在不少高校,“教授不上課”似乎成為慣例。這才有“從9月份(2014年)新學期開始,上海的8所試點高校里教授、副教授們將回歸課堂”等新聞出現。更別提像“布鞋院士”一樣,還是科學網博客中的活躍分子,頻繁更新專業博文,甚至跟學生“每次見面,都會問我最近怎麼樣,錢夠不夠花,學校給的補助夠不夠,問的都是父母才會問的問題”。
  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高調的學術成就,低調的尋常生活,捐長江學者津貼成立助學金、對專業及學生一生秉持的赤子情懷,這些都是李小文院士留給中國學術界最大的財富。也許,輿論對布鞋院士的緬懷,不僅是對李小文的愛戴,更是對中國學術文明的價值期許。
  (原標題:緬懷布鞋院士凈化學術氛圍)
創作者介紹

Dance lee

ac01acey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